經理人廣告

『教訓共享』復盤騰邦危局

2020年01月16日 15:39

這家曾經一度位居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38位的多元化巨頭,何以落得被債權人輪番上門討債之狼狽狀?復盤前因后果,可以說完全是激進擴張踏錯宏觀周期釀下的苦果。
■ 文 / 蘇龍飛

深圳市福田保稅區桃花路9號,一棟翠綠色玻璃幕墻大廈矗立于此已超過16年,大廈門口的“TEMPUS騰邦”金色大字烘托出她曾經的輝煌。但如今,這棟大廈已不復昔日光彩,來向這棟大廈主人討賬的人絡繹不絕。

可以說,整個2019年都是騰邦集團及其實控人鐘百勝的“水逆”年。

先是集團爆發債務危機,緊接著是所持有的騰邦國際(300178.SZ)股權被司法凍結,之后旗下上市公司又爆出銀行賬戶被凍結、拖欠員工工資。

這家曾經一度位居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38位的多元化巨頭,何以落得如今這狼狽狀?復盤前因后果,可以說完全是激進擴張踏錯宏觀周期釀下的苦果。

雙主業起步

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深圳,是一片熱火朝天的建設熱土。

位于深南中路的華聯大廈,可以說是當時深圳的一棟標志性建筑。因其樓頂四面都有的8米見方的巨大石英鐘,該樓也被稱為“大鐘樓”。華聯大廈地處繁華的華強商圈中心位置,周邊云集了賓館、銀行、證券、康樂、商務中心等,便于進行各種商務、社交、應酬。

1998年,華聯大廈樓下開通了前往機場的大巴,讓樓上買票、樓下坐車去機場成為現實。那個時候,票務代理是門好生意,國內航空客運機票主要依靠代理銷售,20多家機票代理公司都租住在華聯大廈里,悶聲發大財。

也就在這一年,33歲的鐘百勝從寶安區貿發局公務員的崗位上辭職下海,與七八個人一起做起了機票代理生意。從此,華聯大廈多了一家騰邦票務公司。憑借代理北方航空的機票銷售,短短幾年時間,騰邦便成為了深圳最大的機票代理公司。

2001年,騰邦開始從航空客運票務代理向國際貨運代理業務延伸。兩年后,騰邦物流正式成立。

以2003年騰邦大廈動工為標志,騰邦開始了集團化運營,主業循著票務代理和物流兩條腿前進。2006年,騰邦在深圳清水河開工建設面積為4萬平米的貨運交易中心;2007年,騰邦國內物流園奠基儀式在鹽田保稅區舉行。

在擴張物流版圖的同時,騰邦集團旗下主營票務代理業務的騰邦國際也在繼續做大,具體方式是展開同業并購。

2007年1-4月,騰邦國際先后收購了航程航空、天鴻航空和時迅達實業三家主營國內機票的同行。由于對三者的債務一并承接,收購完成后,騰邦國際的負債總額增加了137.55%,不過總資產規模也顯著增長73.49%。

2008年,騰邦國際先后完成了從事國際機票代理銷售的晝夜通實業、從事旅行社業務的新金鑾旅行社。

至此,騰邦國際的業務版圖繼續擴大,控股子公司數量也增至8家,完成了上市前的業務拼圖。

2011年,騰邦國際成功于創業板實現IPO??梢哉f這不僅是騰邦集團歷史上的一件里程碑事件,更意味著鐘百勝擁有了一個便捷的融資平臺。

加速多元化

相較于沒有上市平臺的民營企業,擁有上市平臺的民營企業,在融資方面有著三重顯而易見的優勢:

一是上市公司本身可以通過發行股票或者債券進行直接融資;二是相較于非上市公司,上市公司在銀行眼里擁有更高的信用,更容易獲得授信額度;三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可以通過質押上市公司股票的方式,從各類金融機構獲得融資。

擁有上市平臺之后,騰邦攜資金之優勢加速多元化。

騰邦集團方面:2014年,通過騰邦物流入主港股上市公司豪特保?。?6880.HK),后更名為騰邦控股;2015年,設立O2O跨境電商平臺——海搗網,并先后在深圳、廈門、成都、貴陽、昆明、福州等城市設立線下實體店;2016年,參與發起粵民投,并入股了河源農商行及紫金農商行。

騰邦國際方面:2011年上市后,騰邦國際一方面繼續在機票與商旅服務主業展開并購,先后收購了成都八千翼網絡科技和欣欣旅游網,戰略投資八爪魚在線旅游平臺,補齊了在線旅游業務短板。

2012年5月,騰邦國際收購世紀風行國際旅行社30%股權,并對其增資;同年8月,騰邦國際再用3531.6萬元對全資子公司上海騰邦進行增資,主要用于其收購上海普匯航空技術有限公司60%股權。

2015年,騰邦國際以超過8億元總估值收購了營收規模5倍于自身的喜游國旅的控股權;2017年,騰邦國際聯合貝恩資本收購全球最大水上飛機公司——馬爾代夫TMA集團。

同時,自2012年起,騰邦國際開始跨界金融領域。

2012年,騰邦國際設立“融易行”小額貸款,為商旅供應鏈和支付平臺客戶提供金融服務;2013年,騰邦國際旗下“騰付通”獲得央行頒發的第三方支付許可;2014年,騰邦國際先后設立騰邦保險經紀、騰邦創投和騰邦梧桐投資;2015年,騰邦國際收購深圳中沃保險經紀100%股權;2016年,騰邦國際設立前海再保險股份有限公司。

這一路買買買下來,騰邦集團從最初的機票業務,到后來的高端商旅服務,再到物流、跨境電商、互聯網金融,截至2018年,騰邦集團實現了全面的多元化。按照騰邦集團官網的披露,其全球員工達8.1萬人,業務遍及全球157個國家和地區,服務世界6.2億人。

激進擴張之下,騰邦集團及騰邦國際的營收雙雙錄得大幅增長。騰邦集團的收入從2014年的90.26億元飆升至2018年的218.72億元,增長1.42倍;騰邦國際同期收入由4.64億元增長至48.86億元,猛增9.53倍(圖1)。

然而,表面欣欣向榮的火箭式收入增長,增長的健康度如何則另當別論了。

高企的杠桿

如前所述,騰邦集團能夠實現快速擴張,很大程度上在于其依托上市平臺發揮的融資優勢。

數據顯示,騰邦國際上市以來發行股票融資14.55億元,其中IPO融資6.57億元,定向增發融資7.98億元。

除了股權融資之外,騰邦的債權融資規模更為龐大,最直觀的呈現就是負債的飆升。騰邦國際披露的數據顯示,在2013年以前,其負債總額不超過2.5億元,自2014年起債務規模急速增加,當年的總負債直接躍升至8.7億元,到2018年累計負債已超過60億。騰邦集團的負債情況與騰邦國際類似,其負債總額從2014年的102.6億增長至2018年的191.7億(圖2)。

從時間線來看,騰邦集團及騰邦國際的負債規模都是從2014年前后開始大幅增加,這與其多元化提速的時間點基本吻合。

此外,從騰邦國際的資產負債率來看,其上市之前在30%?40%區間,之后因為IPO的原因于2011?2013年降低至10%?20%區間,但從2014年起大幅攀升,到2018年已至65.34%高位。騰邦集團的資產負債率2014年以來一直度處于高位,最高時一度突破80%(圖3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騰邦集團的債務融資中,有相當一部分是通過質押騰邦國際的股票。Wind資訊數據顯示,騰邦集團累計質押騰邦國際股票34次,鐘百勝累計質押騰邦國際股票2次。2014之前,騰邦集團對騰邦國際的股票質押率低于50%,質押率相對正常;但2015年之后,其質押率迅速攀升,甚至一度突破90%高位(圖4)。而鐘百勝直接持股部分則100%質押了出去。

除了質押上市公司股權,騰邦集團還將持有的廣東紫金農商行的股權股權質押給了第三方。此外,騰邦集團還于2017年發行了總規模17億元的兩只債券;集團旗下的騰邦物流,又通過第三方財富公司向特定人群募資。

因為激進的擴張,銀行信貸、股權質押、公司債、私募基金??可以說騰邦集團能用的融資工具都用上了,杠桿已經加到了極致。

債務違約

在順周期的環境下,杠桿是良劑,但在逆周期的環境下,杠桿則可能是毒藥。進入2018年,伴隨資管新規及金融去杠桿的實施,過去寬松的資金環境一去不復返。

如果2018年上半年外界的感受還不明顯的話,到下半年則明顯感覺到寒意。在外界的眼里,此時的騰邦集團還處于一片欣欣向榮之中,直到2018年末,騰邦集團開始了連環暴雷。

2018年12月5日,騰邦國際公告稱,公司實控人鐘百勝通過信托所持股份與員工持股計劃所持股份,因股價下跌無資金補倉而相繼遭強平,被動減持股份合計達3.18%,其中鐘百勝因強平導致的虧損比例為45.3%,虧損額達8150萬元。

12月28日晚間,騰邦國際發布公告,控股股東騰邦集團(因資金緊張)延期購回兩筆騰邦國際質押股權。

2019年1月24日,騰邦旗下“騰邦物流應收賬款收益權2號私募基金”被爆到期未兌付,騰邦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資金緊張,無任何實質性兌付方案。

6月10日,騰邦集團公告稱,因短期內資金周轉困難,“17騰邦01”債券(規模15億)未能按時足額支付2019年度利息1.13億元,構成實質性違約。

8月24日,“中外建信孚6號騰邦物流專項私募投資基金”被爆違約,未能支付利息。

騰邦集團之所以爆出連環債務違約,一方面在于其負債結構不合理,另一方面也在于其經營質量低下。

就負債結構而言,無論是騰邦集團還是騰邦國際,共同的特點是短期負債(流動負債)遠遠高于長期負債(非流動負債)。比如,2018年,騰邦集團的長期負債為50.39億元,而短期負債則高達141.3億元;騰邦國際長期負債僅3.88億元,而短期負債則高達56.58億元(表1)。

這種嚴重失衡的負債結構容易形成“短債長投”的局面,短期內的償債壓力如果不能實現借新還舊,輕易就能導致企業的資金鏈斷裂。

就經營質量而言,隨著騰邦集團負債規模的增加,其每年的利息支出(財務費用)也是水漲船高,但其經營質量并沒有同步提升,歷年經營凈現金流不僅沒有增加,2016年之后還呈現下滑趨勢,完全無法覆蓋每年的利息支出(圖5)。比如,2018年騰邦集團的利息支出高達7.89億元,但其經營凈現金流卻是-5.8億元。

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連支付利息都不夠,更不用說覆蓋貸款本金了。如此而言,騰邦集團因激進擴張產生債務危機就并不奇怪了。

債務違約之下,騰邦集團及鐘百勝所持有的騰邦國際股權被連續凍結。

2019年5月25日,騰邦國際發布公告稱,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,累計被凍結的數量為1.52億股,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數量的78.92%,占公司總股本24.71%;被輪候凍結的數量為1.81億股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數量的93.59%,占公司總股本29.31%。

2019年8月24日,騰邦集團及鐘百勝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凍結的數量再被增加。根據騰邦國際的公告,其累計被凍結的數量為1.52億股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數量的87.51%,占公司總股本24.71%;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被輪候凍結的數量為6.85億股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數量的399.47%,占公司總股本111.14%。換句話說,被輪候凍結的股份數,是其持股數量的4倍。

如此看來,把騰邦集團及鐘百勝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賣5次都不一定能夠把債還完。

此外,數據顯示,5月25日,騰邦集團及一致行動人在騰邦國際的持股比例為31.32%,到8月24日持股比例已經降至27.8%,減持部分應是債務危機引發的強平所致。

病急亂投醫

在騰邦的危機還不為外界所知時,鐘百勝就已經展開了自救行動。但截至目前,其自救行動收效甚微,甚至可以說是病急亂投醫。

早在2018年10月,騰邦國際在公告中表示,公司與深圳市福田投資控股公司(簡稱“福田投控”)簽署了《戰略和入股意向協議》,并稱福田投控有意入股騰邦國際,成為公司重要戰略股東,并探討成為第一大股東的可能性。

一個半月后,騰邦國際進一步公告,福田投控向騰邦國際提供1 億元的流動性支持,同時與騰邦集團簽署協議,投資入股騰邦國際并成為重要戰略股東。

2018年12月26日,騰邦集團與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(簡稱“深投控”)、福田投控簽署了《戰略合作協議》。在不影響騰邦集團控股股東地位的前提下,深投控擬受讓不低于5%但不超過10%的騰邦國際股份,福田投控擬受讓不超過5%的騰邦國際股份,二者均入股成為騰邦國際重要戰略股東。

并且,三方還就騰邦集團在福田保稅區所持有的物業及土地開展戰略合作,針對騰邦集團及其關聯公司持有的福田保稅區物業和土地資產,深投控與福田投控擬聯合收購其不低于51%的權益。

本以為,有了深圳市、區二級國資的馳援,騰邦的危機能夠迅速化解,但與國資的戰略合作卻止步于公告,未有下文。

期間,鐘百勝還考慮過其他化解危機的方式。比如,2018年11月30日,騰邦集團與史進簽署了《股份轉讓協議》,后者以9.2元/股的交易價格,受讓騰邦集團持有的騰邦國際3,900萬股的股份,該股份占騰邦國際總股本的6.33%,受讓完成后,史進成為騰邦國際的第三大股東。

史進即為前文說述的騰邦國際所收購的喜游國旅的創始人。收購完成之后,史進加入騰邦國際并出任騰邦旅游集團總經理。

2019年5月15日,騰邦集團及公司實控人鐘百勝與史進所控制的大晉投資簽訂《表決權委托框架協議》,騰邦集團、鐘百勝擬將合計持有的公司28.87%股份的表決權委托給史進行使,如此史進將成為騰邦國際新的實際控制人。

然而,短短三個月之后,鐘百勝又單方面解除與史進簽訂的表決權委托協議,將表決權另行委托給了中科建業。實施后,中科建業的實控人中國科學院行政管理局成為騰邦國際實控人。

鐘百勝此舉立刻遭到了史進的異議。史進接受采訪時說道:“當初鐘百勝要把表決權委托給我是有條件的,鐘對外負債太多,天天有人堵門討債,拆東墻補西墻,他欠了我3.8億元的債務,加上利息共有4億多元。當初把表決權委托給我們,同時承諾轉讓9.63%的股權給我們抵銷債務,由于股權處于輪侯凍結狀態,所以一直沒有轉成。作為公司的一員,我們是希望把公司好好經營好,而鐘也希望切割騰邦集團與上市公司的關系,這樣至少可以保住上市公司?!?/p>

“當初騰邦集團鐘百勝突然撤銷表決權,完全是單方面撕毀協議,他們發布公告我們不知情,只是聽說是中科建業為他們提供一籃子的解決方案,這樣既可以救上市公司也可以救騰邦集團?!?/p>

2019年9月,大晉投資正式起訴騰邦集團,稱其單方宣布將表決權委托給中科建業之舉并不具備法律效力,要求騰邦集團、鐘百勝繼續履行與大晉投資之間所簽署的表決權委托協議。同時,史進以合同糾紛為由,起訴騰邦集團及鐘百勝,訴訟鐘百勝個人欠付史進3.8億元欠款事宜。

牽連上市公司

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。

危機中的騰邦集團,2019年上半年錄得巨虧8.4億元。

騰邦集團的危機對上市公司的影響也逐漸顯現出來。2019年6月10日,騰邦國際旗下的票務代理商出現了無法出票的現象。直到8月8日晚,騰邦國際才終于發布《BSP票款到期未能清償》的公告,稱公司及部分子公司發生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BSP票款欠款,總額2.17億元,已被國際航協通知各GDS暫停其BSP現金銷售權限。2個月后,騰邦國際才償還這筆票款。

8月10日,騰邦國際披露公司與子公司的45個銀行賬戶被凍結;8月14日,騰邦國際的員工也開始爆料,稱至少有3個月沒有拿到薪資。

曾在騰邦國際的國際機票業務部門工作的員工稱,他從2018年8月份就被公司拖欠工資,剛開始拖的時間較短,大概三五天,后來就越來越長,“因為拖太久,我實在受不了了,就在7月份提出離職,離職的時候連4月份的工資都還沒發”。據稱該員工剛入職騰邦國際時,整個機票部門應該有200人左右,離職時僅剩七八十人。

動蕩的局面,人心的不穩,也直接反映在了騰邦國際的財務報表上。2019年半年報顯示,騰邦國際錄得上市以來首次虧損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-3400萬元,到了三季報,虧損進一步加劇至-1.34億元。

杠桿雙刃劍

負債杠桿的臨界點常常是動態變化的,它不僅受經營效益影響,還受宏觀環境影響,這就非??简炚贫嬲叩陌芽亓?。

眾所周知,杠桿是把雙刃劍。如果資金杠桿使用恰到好處,便是美酒,可加速企業的成長獲得更高的收益;如果超過了某個度,便立刻變成了毒藥,將一把吞噬掉歷史積累的盈利。而美酒與毒藥中間的臨界點,常常是動態變化的,它不僅受經營效益影響,還受宏觀環境影響,這就非??简炚贫嬲叩陌芽亓?。

騰邦集團及鐘百勝落得今天的局面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過度使用負債杠桿?;蛟S鐘百勝想的是通過借別人很多的錢來幫自己賺更多的錢,這一策略,在股市上行、經濟擴展以及信貸寬松時期,確實是一條能夠實現企業快速發展的路子。但在當下去杠桿、抽貸的經濟形勢下,卻并非良策。

騰邦集團不僅債務杠桿過高,而且還存在債務結構不合理的情況,其短期負債遠遠高于長期負債,這種緊繃的資金鏈稍微遭遇信貸環境的緊縮,便會叫苦不迭。

如果信貸緊縮無法依靠借新還舊來維系運營的話,假如新開拓的業務能創造良好的現金流,能夠覆蓋到期的債務,也能否確保資金鏈不斷裂??沈v邦集團的經營凈現金流連債務利息都無法覆蓋,更別說覆蓋債務本金了。

騰邦集團及鐘百勝能否最終完成刮骨療傷、脫胎重生,只能留給時間來解答了。

  本文來源: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:sinomanager-he
鄭重聲明: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(版權及商務咨詢:[email protected]
? 欢乐斗地主头衔排名